网站通行证
名称
密码
浏览 | 注册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郴州新闻网>> 新闻>> 本网首发>>正文内容

80年前的留言册 51名青年的生离死别

作者:谭洁 来源:郴州新闻网 编辑:谭洁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06日 09:32
欢迎关注郴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chenzhounews),或扫描文章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

一本80年前起于淞沪会战时的留言本

郴州新闻网记者 谭洁 文/图

2017年9月24日,郴籍学者、作家、书法家曹隽平收到了一封来自南美智利的电子邮件。邮件像是老朋友间的家常寒暄,繁体字行文,字里词间饱含着的炙热情感与超然回忆,令曹隽平感慨不已。(后附书信全文)

 

留言本的主人叶佩尧1937年9月28日扉页题字

时隔两年,落款为瞿经的华侨在同一个日期给曹隽平的来信,再一次令他心潮澎湃:那本珍藏了15年、起于80年前淞沪会战的留言本,该以新的方式呈现于世人面前了!

事情得从2002年的国庆说起。那天曹隽平在上海城隍庙的地摊上发现了一本巴掌大的留言本。

同窗好友写于1937年9月28日的离别赠言

留言本封面银灰相间、质地柔软,在那个年代应属质地上乘的进口货。翻开封面,厚实的纸张已经泛黄,留在上面的墨迹或绘画却依然清晰:51位青年才俊,大多在1937年9月28日,留下离别赠言。扉页是留言本主人叶佩荛(又名叶家荛)写下“开一个簿面,做做纪念吧!”的开场白。

 

同窗好友绘于1937年9月28日的离别画

赠言用毛笔或钢笔书写,字迹或工稳或飘逸,显现出相当深厚的书法功底。言辞简单却力透纸背,表达出离别的深情,或对战争爆发的热血愤慨,或对战争胜利的渴望。不少人还附上了照片,风华正茂的俊朗气息跃然纸上。

 

同窗好友写于1937年9月28日的离别赠言,其中一名叫“王世垓”的同学留下了地址:上海大沽路380号

这51名知识青年在历经战争洗劫之后,在风雨沧桑的历史洪流之中都经历了怎样的人生际遇?15年来,这本被自己翻阅了不下百遍的册子,让曹隽平的脑海中时常浮现他们在战火纷飞中奔走逃亡或投笔从戎的各种画面。

 

一张美国童星秀兰·邓波儿双手合十祈祷和平的素描

“如果这些知识青年都能活下来的话,想必大多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了。”曹隽平当年买下留言本时,便萌生了要寻找这些留下笔迹的人(或后人)的想法,探寻他们的人生轨迹。 

15年来,曹隽平根据留言本留下的蛛丝马迹多次走访上海、查阅典籍资料、求助专家学者。然而人海茫茫,战争纷乱、80年时过境迁,除了17位墨迹主人的姓名尚可查,其它人均一无所获。而能够探寻其人生经历的,更是只有一位叫“瞿曾传”的留言人——邮件落款人瞿经的父亲。

 

瞿曾传的留言

2015年9月20日,曹隽平发出寻找78年前失散的同窗好友的消息经新华社、东方卫视报道后,瞿曾传流落海外的儿子瞿经联系到了他,讲述了已故父亲的故事。据瞿经介绍,父亲瞿曾传1946年因为患伤寒,到台湾养病,便在台湾住了下来。1972年,瞿曾传去世,2010年母亲徐愫仪也以近百岁高龄过世了。

 

留言本中同窗好友写于1937年9月28日的离别赠言

流落南美智利的瞿经于当年9月24日书信一封告知曹隽平:“好在这本留言本,让我们看到父母亲承受的痛苦背后还另有深意,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一眨眼近八十个寒暑过去,往事全非,浩劫过后已是新天地。只是每当夜阑人静时分,回忆起来,仍然是几许凄凉和无奈,带来的是莫名的悲伤。”

 

同窗好友光正的离别赠言

瞿经曾经感叹:对于抗战时期的艰苦、跋山涉水的辛劳,他们都经历过,尸横遍野的战场也亲眼目睹。大空袭的时候,星夜逃亡,却遇上照明弹和炸弹的袭击,灾难如影随形。父母亲赴台湾后,从此流落异乡、遭遇白色恐怖成了无根的浮萍,在风雨飘摇的岁月中忍辱偷生、艰难度日。

 

一名同窗好友留下的英文赠言

曹隽平说,这两年他与特意两次从海外回国的瞿家后人相见过,双方亦一直保持联络,深知他们家族命运的跌宕起伏。他总是忍不住将这个家族的命运与80年前的战争联系起来。如果没有战争,瞿家应该是另外一番光景。而另外的50个人,他们的家族命运又该是如何?

 

留言本中同窗好友的离别签名

“我想,他们中肯定有不少人投入抗战并在战争中阵亡,才会导致如今线索寥寥。” 曹隽平告诉记者,自己曾经查到名为王永川的人参加抗战到了郑州,并写下了《日寇轰炸郑州目击记》,还有查到名为韦彦生的人,抗战时在湖北阵亡,籍贯为贵州荔波县。

 

同窗好友梁秉谦的离别赠言

2017年是淞沪会战发生80周年之际,曹隽平想将留言本后面的故事拍成电影。“电影就以瞿家的家族命运为例子,以留言本为线索,反应淞沪会战80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在颠沛流离的艰难困苦下,报效祖国的心路历程。”曹隽平表示,自己想拍电影的想法已经得到不少志有识之士的支持。

 

同窗好友文靖的离别赠言

“我们将采用全新的方式,面向社会众筹资金,征集电影剧本。”曹隽平说,他们将选定最接近历史真实、又能直抵人心的剧本进行开拍。

“如果顺利的话,电影有望在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搬上荧幕,为国献礼!若是留言本上留言人的后人能看到就更好了!”

 

王桐柏的留言“匆匆聚,匆匆去,我们暂时别离,后会有期。”

淞沪会战知识背景: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1937年7月30日,天津失守。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而上海滩作为华东重镇,自然不能幸免。1937年8月13日,沪战爆发,史称淞沪会战;9月21日,中国军队退守浏河,转入战略防守阶段。 

淞沪会战是中国抗日战争中第一场重要战役,也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前后历时3个月,日军投入9个师团和2个旅团30万余人,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国军队投入75个师和9个旅75余万人,自己统计死伤30万人。

淞沪会战中日军因遭到国民党的顽强抵抗而损失惨重,为后来日军复仇制造南京大屠杀埋下了伏笔。这场战役对于中国而言,标志两国之间不宣而战、但又全面战争的真正开始,卢沟桥事变后的地区性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并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计划。

附:瞿经书信全文

曹雋平先生:

您好,這幾天和我現住洛杉磯的弟弟聯絡,他告訴我你們又電話聯絡,在海外的人生的道外一路前行,這是我流浪天涯的歲月中最為特別的遭遇,本來,人在異域殊方不可能會有機會關注到發生在父母七、八十年前的往事,更不可思議的是消息來源竟然是我平生素未謀面,年紀比我們還大的外甥,至於我們的父母地下有知,對於當年顛沛流離的浩劫,自然也不可能會預知七、八十年後這段血淚斑斑的往事會被再度提出和紀念。

我現在是流落到南美洲的智利,誰也無法預料,居然會在這片海角蹉跎了近二十個寒暑,一切的喜、怒、哀、樂都十點滴在心頭,職業則早已是商人了!

關於寫文章的事情則是,在智利,我也曾經在智利寫過許多散文刊登在“智利僑訊”、“旅智華聲”和“小人物”雜誌,十多年來總有一百多篇,如今“僑訊”和“小人物”都因缺乏經費在一年多前停刊;關於我寫文章,幾乎全不是一盞孤燈在夜闌人靜時分文思泉湧、振筆直書的結果,事實卻是大部分是在白天市囂吵雜聲中,思緒斷斷續續的情況下寫就!同時也有一些文章是緊急趕寫後當天馬上付印的!

至於文章的內容、要求主題正確文辭希望優美,但切忌濫情或顯得無病呻吟,挺高興的是有些讀者打開雜誌的扉頁時往往先看我的文章後再看雜誌的其他內容,現在,停刊了,我也樂得清閒,希望有一天在國內的網站開一博客,但這不是當務之急。在明天,我寄電郵時,我倒可以附帶幾篇舊作,看看不妨!

最近的生活也不盡如人意,全世界的不景氣總使人感覺像是烏雲罩頂,努力而沒有收穫,本來,早屆退休之齡,可已準備閒雲野鶴般的享受清閒,如今這一切還是奢望;兩個星期前,一隻養了十二年半的小狗死了,這是無法避免的規律,心中還是有些戚戚然,家中目前還養了兩隻狼狗,原本不養狗的我們,卻為了家居安全而養狗。

知道大片“捍衛者”即將盛大公演,我們與有榮焉,在那段中國人的苦難歲月中,我們不可能忘懷在劫難逃的善良百姓,苦難終將遠去,大家都像是脫胎換骨般的升華。

匆匆寫了這些,明天電郵寄出,有事再聯絡。

瞿經 

2017年9月24日

曹隽平先生:

從我姐瞿瀅女士和我弟瞿緯的電話和Email轉寄來的資料中,得知了您因在上海城隍廟偶然的搜集到一本留言冊,其上有淞滬會戰中的42名(实为51名師生的留言而希望能和他們或他們的後代聯繫,而在鍥而不舍的努力下,您居然聯絡到了其中的十幾名人士的下落,簡直不可思議,像我們流浪到了海角天邊,想像故鄉,早已是“不見長安見塵霧、長安不見使人愁!”

終究是越過了近八十寒暑的滄海桑田,目前人事早已全非、金劍也已沉埋,浩劫過後,人人像是脱胎换骨般的蜕变,如今雲煙已逝,那段愛恨也已遠離,只是每當夜闌人靜時分,回憶起來,仍然是幾許淒涼和無奈、帶來的是莫名的悲傷!

感覺上,這件事挺像是“浮生六記”,當年,也是消失於人海,最後還是被收購於書擔,如今讀起來還是包含了淡淡的傷感,在這同時,我們也因此可以從字裏行間體會到清朝時的風土民情和沈復先生夫婦間醇醇的感情!

這是個偉大的時代,何其不幸的是我們都生長在這個時代裏,如果你更是忝為中國人的一員,那就是意味著你必需承擔了比世界上的其他人們更多的苦痛和傷悲,同時你的日子必需是在血海裏翻騰、在苦海裏掙扎,善良的人們,承擔了原本不該有的煎熬,家破人亡和生、離、死、別。在這時的受苦難的人們,連悲傷的權力都沒有!

對於我·父母的遭遇,抗戰的艱苦,跋山涉水的辛勞,他們都親自恭逢,屍橫遍野的戰場也親眼目睹,大空襲的慘狀,星夜逃亡、卻遇上照明彈和炸彈的襲擊,災難是如影隨形,後來父親大病一場,病癒與母親赴台養病,卻從此流落異鄉、遭遇白色恐怖成了無根的浮萍,在風雨飄搖的歲月中忍辱偷生、艱難度日;噩夢一場後驀然驚覺歲月如流、年華已老!如今一切的榮辱得失都已無影無蹤隨風而逝!

匆匆寫就,歡迎繼續聯絡,我大姐夫婦將於十月從美國赴上海,屆時也可以聯繫和商談!

 

瞿經

2015年9月24日

 

如需转载此文,请注明来源。
点击分享到:
    没有相关内容

郴州新闻网微信

郴州发布
  观后心情
被感动 同情 囧囧 愤怒 和谐 悲剧 高兴 打酱油
图片新闻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团队介绍 | 视频直播 | 网上投稿 | 网站建设 | 域名空间 | 广告价格 | 邮箱登录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2295893 E-mail:master@czxww.cn 传真:2295893 监督电话:2886133 站长:曹勋根 13807356333 主编:陈鹏 13873566933
郴州日报社 主办 版权所有:郴州日报社南岭网(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
湘ICP备10203546号 郴州新闻网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