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通行证
名称
密码
浏览 | 注册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郴州新闻网>> 新闻>> 文化>>正文内容

太和的传说

作者:蒲泽生 来源:郴州新闻网 编辑:侯岳超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02日 14:27
欢迎关注郴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chenzhounews),或扫描文章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
 
太和是一个村名,亦是一座桥名。
 
这村,很久以前属郴县西凤乡,如今属郴州苏仙区许家洞太和村,那条由南往北汩汩穿境而过的河流,因位于县城的西部,自古名西河,亦称当地的母亲河;这桥,则一直名曰太和桥,横跨西河不知有多少年了。
 
我一向以为,对于一个地方而言,皆有她的文化根脉,皆因年代久远而演绎成了今天的传说。因此漫游她,最好的方式乃是品读她的传说。
 
而今,漫步这村这桥,聆听乡亲们的诉说——那一个个久远的传说,我们已是怦怦心跳。原来,这儿居然藏着如此厚重的传统文化屐迹……
 
说起那个关乎地名官司的传说,当地人又道出一则插曲:其实,这打官司的双方——罗家与曹家,原本是一家人。据太和罗氏族谱记载,其始祖为德荣,原居江西鹅颈丘,明洪武初年,偕妻率二子君相君美为避战乱迁徙郴居西凤乡。
 
这一年为公元1368年。
 
而此插曲亦表明,当时的湘南一带,因远离战乱,成了江西一带难民的福佑之地。
 
据传,随着时光的流逝,两老兄弟后裔历经代代传承,一直相安无事,可那一年,为着村庄乃至人口的繁衍增长,两房后裔的长者竟相易名,最后流传开了一个依照“哥哥谦让弟弟”之古训,从此,老大一脉统归曹姓,老二这一支统归罗姓……
 
这关乎两大姓氏的来历,令我们惊叹不已。在这湘南一隅的西河两岸,居然隐匿着两老兄弟后裔易名之美传,印证着我国长篇名著《白鹿原》所说——“族长老大那一条蔓的人统归白姓,老二这一系列的子子孙孙统归鹿姓……
 
岂料,栖居西河两岸的两老兄弟后裔居然打起了一场地名官司。原来,洪武初年,德荣公举家迁至此地,取名“下车”,寓意迁徒下车落根之意。因此,老大一脉易名曹姓后,依下与上之对应,取地名“上车”。
 
然而,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上与下之释义又颇显不公平,譬如:“皇帝”尊称“皇上”,绝不可称“皇下”。
 
于是,这两老兄弟遂闹起了地名纷争,乃至打起了一场关乎地名的官司。于是,又流传开了一个传说——县令仅仅用一个字便平息了这场官司。
 
原来,县令亲往裁定之时,对双方无一语责备,只是当堂朗声道:依本官之意,将“下”改为“高”,以高高在上定名“高车”与“上车”,寓意两个地名皆为“高高在上”之意,谁也不吃亏也……
 
事毕,县令率两老兄弟后裔踱步和太桥闹市上(又称圩场),一时有感而发,大声赞道:“这太和之名甚好,寓意太平盛世,和谐公平,真乃天赐好名也……”
 
据传,接下来,县令就这么一赞,引得众人纷纷附合,让他一下赞出一个村名——从此,这儿始名“太和村”,又名“太和罗家”或“太和曹家”。
 
迄今,几百年过去了,如同湘南的许多村庄,太和村尚有20余栋明清时代的古民居。漫步错落有致的幢幢庭院,我们疑是置身迷宫,但见间间房屋布局庄重,房檐、门柱雕花刻字,镌刻着寓意深邃的堂名、题额、楹联……令人读来赞叹不绝。
 
遨游之余,我们皆为一座“同门祠”而大惑不解。太和村有祠堂,可咫尺之隔,为何又有一座风格相似的同门祠,这可是别的村子所没有的呀!
 
而另一个久远的传说则与太和桥有关。
 
然而太和桥始建于何朝何代,太和罗氏家谱亦无文字记载。大凡我国民间修谱,皆依此惯例:凡属族人某个年代所完成之某件大事,皆会修入族谱。按此推测,这太和桥非历朝历代罗氏或曹氏所建,其建桥历史当在明洪武初年之前。
 
据说,明清年间,这太和桥上,连同两岸甬道,依次排列着一间间商铺,形成了闻名遐迩的太和圩场,其“太平和谐”之美誉流传甚广。于是,有太和罗家或曹家的人外出经商,到了江西、四川一带,但凡自报家门,往往接下来会有着一番如此对话。
 
“客官来自湖南太和,哦哦,那请问哪儿有座什么桥?”
 
“有座太和桥。”
 
“那太和桥是几孔桥?”
 
“五孔桥。”
 
“太和桥东桥西各有多少级台阶?”
 
“桥东有二十二级台阶,桥西有二十一级台阶。”
 
“那桥上栏杆下方有多少个排水孔?”
 
“各有26个孔。”
 
“哦,答对啦,你真的是湖南太和的……”
 
而一问一答间,对方会为太和罗家或曹家来客一一答对而欣喜,立时张罗着让座倒茶,俨然如亲兄弟一般……
 
这传说引起我们的共鸣,一下想到村中那“同门祠”了。真是无需赘言,这传说独属“湖南太和”,这太和村里的同门祠——一座用以接待远方来客的“驿站”,便分明是这传说的佐证;且因同门祠独属太和村,仅其“同门祠”之名便足以得见太和地方之古朴民风,真是——有朋自远方来而不亦乐乎也……
 
如今,虽时过境迁,可这传说,这同门祠,已足以令我们感悟颇深。其实,随着岁月的流逝,昨天留给今天传说,今天亦给明天留下传说。这些传说虽不同,但同样弥足珍贵。
 
蓝天下,我们用脚步丈量太和桥,亦品尝到了岁月孕育的传说,仍是那么余音膝绕,风韵悠悠。你看,这座古桥长六十余米,宽5米,高9米,连那桥上栏杆下端的石孔,东西两端的石台阶……每一个数字亦印证着造桥工匠的智慧结晶。因此,自太和古桥落成后,在这西河上始出现了一座风雨廊桥;后来又由此桥而崛起一座罕见的桥上闹市,继而以此而嬗变为传承数百年的太和圩场,且一直延续到了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
 
几百年来,此桥整整50余吨石体,一直矗立在这儿,石桥下,那5孔桥墩朝着上游一侧,均为凸出的船头尖状体——其功能既有利于昔日放排行船,又有利于泄洪。据说,那一年的“7.15”洪灾,一场500年难遇的滔滔洪水猛涨,最终滚滚浊浪仍未吞没桥洞,尚有一尺孔隙……
 
于是,又有一个传说,这造桥工匠知晓天文地理,已测算到了西河洪水最高极限之高度,无论 如何涨也不超过九米,故设计桥高9米。
 
而关寻建桥始建年代之传说,亦多了些许乡愁之意味。据传,太和桥落成之时,因造桥工匠已在桥墩镌刻下了始建年代,故当时官府或民间便省去文字记载之赘言。迄今,在桥西右侧桥墩上,仍可依稀可辨一石刻人像,其官帽伸出长长的官翅。细究,我国官帽上饰有官翅惯例始于唐朝,盛于宋代。按此推测,当年这古桥的建造者为唐宋年间的地方官员。于是,按照古之惯例,此桥竣工落成时,便镌刻下了耐人寻味的官员雕像。
 
还有传说,虽其发生在昨天与今天,可同样耐人回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随着人民公社的成立,皆依惯例在其驻地建起了圩场,这太和圩场便逐渐荒芜了。到了九十年代,历经一番填土改造,太和桥两侧之石台阶变成了坡路,这太和桥亦变成了公路桥。
 
迄今,距桥西头仅20米处,那一片地洼处,尚有几幢民房,其中一座老房子门前仍留存着“郴县……供销社”等字样,似在诉说这几十年的变迁……
 
再后来,仅仅过了二十年,这公路桥复又成为人行桥,不过连接起了新修的西河游道。
 
这一年是公元2015年。而毗邻太和古桥下游100米处,又新建了一座太和公路桥。
 
于是,当地又有了新的传说:修建此桥,实乃为了保护太和古桥。而保护好了古桥,还有古村落,实乃留住了这儿的文化根脉,亦是留下了永远的乡愁……

如需转载此文,请注明来源。
点击分享到:
    没有相关内容

郴州新闻网微信

郴州发布
  观后心情
被感动 同情 囧囧 愤怒 和谐 悲剧 高兴 打酱油
图片新闻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团队介绍 | 视频直播 | 网上投稿 | 网站建设 | 域名空间 | 广告价格 | 邮箱登录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2295893 E-mail:master@czxww.cn 传真:2295893 监督电话:2886133 站长:曹勋根 主编:陈鹏
郴州日报社 主办 版权所有:郴州新闻网(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
湘ICP备10203546号 郴州新闻网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