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通行证
名称
密码
浏览 | 注册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郴州新闻网>> 新闻>> 文化>>正文内容

父亲的目光

作者:华军平 来源:郴州日报 编辑:侯岳超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24日 14:28
欢迎关注郴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chenzhounews),或扫描文章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
年华似水,世事沧桑。一转眼,父亲已年逾七旬。
 
岁月留下的履迹,有的轻易被时光抹去,有的却永远镌刻心底,父亲的目光令我终生难忘。
 
父亲是一位老共产党员,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在乡镇基层工作。儿时的记忆中,父亲的工作总是很忙,很少回家,我的童年大多数时间跟随母亲度过。
 
很久没有看到父亲,心中常常莫名地思念。每到礼拜六下午,我都会走到村口,眺望父亲归来,然而期盼换回的大都是失望。
 
我是多么希望父亲的出现啊!
 
正是由于父亲“不顾家”,母亲终于积劳成疾,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为此,我曾恨过我的父亲,也恨过父亲的目光。
 
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把我带到了他工作的那个乡镇上小学,从此我慢慢理解了工作狂人般的父亲。
 
父亲作为该镇的一名副职领导,由于农村工作经验丰富,那些年联系了几个工作难度大、村情复杂、地理位置偏远的行政村。父亲只要深入到村里,就难得回镇政府一趟。最让人刻骨铭心的是一个初夏的夜晚。入夜不久,突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风声、雷声、雨声,声声吓人,年仅八岁的我心中极度的恐慌,此刻我是多么希望父亲在身旁啊!俨然闪过一道亮光,是那样的灿烂,又是如此的熟悉和遥远,慢慢地幻化成父亲的目光,隐隐约约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我的耳畔:平儿,别怕,勇敢一点!那一夜,我枕着父亲的目光,迷迷糊糊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次日清晨,父亲匆匆地赶回了乡里,看到我没事的样子,惬意地笑了。后来我从乡政府门口张贴着的一张鲜红的《感谢信》中才知道,那天晚上父亲为了帮助驻点村防汛抗洪,及时安全疏散转移群众一百多人,其中两个襁褓中的男孩在被他冒着生命危险救出的那一刻,房子全倒塌了……父亲在雨中整整淋了一个晚上!
 
从此我爱上了父亲的目光。
 
父亲扎根基层43年,也就一直与质朴的农民相处了43年。凡是认识父亲的,大多数都亲切地叫他“老华”或直呼其名,有如亲兄弟般亲密。难怪父亲退休时,目光如此眷恋……
 
父亲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退休之后,大姐执意要把他接到广州居住,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他却婉拒了,毅然当起了那个山区乡镇的义务邮递员,而且一干就是八年。
 
从此在那一条条崎岖的山道上,在每个山旮旮里,随时可看见他的身影……2004年《郴州日报》刊登过一篇《瑶乡邮路洒余热》的人物特写,浓缩了他八年的义务投递生涯,也诠释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风范。
 
那年,我竟跟父亲发生了强烈的冲突,事情的原委来自于我的冲动。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乡镇国土所工作,县局进行国土收编,在全县各乡镇国土所工作人员中实行公开选拔。通过笔试、面试两道关口,我的成绩已经入围考察。满以为胜券在握,浑然不知,最后却没有我的份。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工作的那个乡镇仅我一个人报考,没有差额,不符合原则。为此,我抱怨不断。
 
知子莫如父。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及时给我灌输了一番“大道理”,并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共产党员,讲的是原则。当时我正在气头上,一听到“原则”二字,就来火了,十分反感地顶撞了父亲:要讲原则,你去讲!我当时真的很不服气。
 
父亲没有再跟我争辩。那时我清楚地看到,父亲迸出一道沉重的目光,如一把利剑,扎在我的心里。
 
又仿佛回到了父亲工作的那个年代。在一个深冬的夜晚,有一个木材商人提着烟、酒,来到了我家找到父亲,请求分管乡镇林业工作的父亲在指标砍伐数量和实际砍伐规划方面给予关照。父亲知道了对方的图谋,一口回绝,说:“我们当干部的,有我们的原则。”那一刻,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原则”,读懂了父亲的目光。
 
岁月如梭,而今,我早为人父,成为县委纪检监察机关的一名干部,我深深地知道,我是一名人民公仆,更是一名共产党员,虽然,父亲已经年迈,但是他的目光依然闪烁着火一样的光芒……

如需转载此文,请注明来源。
点击分享到:
    没有相关内容

郴州新闻网微信

郴州发布
  观后心情
被感动 同情 囧囧 愤怒 和谐 悲剧 高兴 打酱油
党媒推荐(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893333 E-mail:master@czxww.cn 传真:2295893 监督电话:2886133
郴州日报社 主办 版权所有:郴州新闻网(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
湘ICP备10203546号 郴州新闻网投稿交流QQ群:60874409